顶点yabo88亚博体育app下载地址 > 至尊妖娆炼灵师 > 第五百八十五章 拍着玩?

第五百八十五章 拍着玩?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拍卖大厅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一家的小辈,竟然报价这么狠,直接从十二万灵玉提升到二十万!”

    “太凶残了,就算是一些巅峰圣人,都没有这等身家!”

    “她还不会是喊着玩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看到出价的人,竟然是一位年轻女子,神情都变得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旁边,白皓三人已经彻底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三楼贵宾室,王兆龙猛地起身,目光如电芒一样,扫视出去,直勾勾地落在叶汐身上。

    他能调动十二万灵玉,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至于二十万,那是想都不用想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到底是什么人,以你这挥金如土的气派,按理说若是出自银月大6,我不应该不知道的。你莫不是来自域外的生命之地?”王兆龙在看到叶汐之后,神色也变得惊疑不定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叶汐看着气度不凡,但他并不相信,同辈中有谁可以拿出二十万灵玉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,来自哪里,似乎没必要向你交代。”叶汐淡淡地回应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王兆龙被叶汐那轻蔑的口气给激怒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,王兆龙乃是天秀山庄王家的少主,身份背景非同小可。王家的圣人高手很多,特别是那位老祖,更是已经达到了准圣王。你若真是从域外而来,在这和银月大6无根无基,最好不要得罪王家。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暗中冲着叶汐传音。

    叶汐微微诧异了一下,现传音给自己的竟然是那位赵婉。

    “王公子,请你注意,这里是易宝楼,你不得在这里威胁其他竞拍人。”直到这时,拍卖贴上,紫羽门那位短须老者终于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二十万灵玉的报价,令他都震撼无比。

    以这个价钱成交,紫羽门就赚大了。“不要误会,我没有威胁她的意思。我只是觉得这个人来历不明,而且报价又是如此不正常,怀疑她可能是来捣乱的。我建议你们也好好检查一下,否则等一下大家都被她耍了,那乐子就大了。”王兆龙

    出嘿嘿的怪笑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紫羽门那位短须老者脸色变了变,也觉得有些不对头。

    在举行拍卖会之前,紫羽门内部有过估算,这件器物,能够拍出的灵玉,十万就已经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王兆龙的十二万灵玉已经属于溢价了。

    至于肯出二十万灵玉的人,要么是身家丰厚到不可想象的程度,懒得和大家小打小闹地竞拍,直接抬出高价,要么就是来捣乱了,随便喊价玩。

    短须老者看着叶汐,心中觉得还是后一种可能性更大。

    “王兆龙公子说的有道理,我也看着这丫头不靠谱,搞不好真是在戏耍大家。”这时,又一间贵宾室中传出声音,附和王兆龙。

    “不错,她若真有那个身家,又怎么会坐在一楼的大厅里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!不知道谁家的后辈,真是欠缺教养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阵阵议论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位短须老者匆忙走向拍卖台,来到叶汐身前,说道“这位客人,还请你出示一下你身上的灵玉,让我们检查一下,是否够二十万之数。”

    短须老者在问话的同时,身上已经暗暗运转灵力,准备等一下将叶汐直接擒拿。

    在这种拍卖会捣乱,简直就算对他紫羽门的挑衅,必须杀一儆百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他准备要动手的时候,叶汐伸手一挥。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一堆堆闪着晶莹光泽的玉石,出现在场内。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普通的玉石,内中蕴含了品质极高的天地元气,对于圣人的修行,都极有效果。

    在这一堆堆灵玉被丢在场内后,所有的质疑声,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场内最弱的都有半圣修为,灵念一扫,一下就能感知出这些灵玉的数量。

    二十万!

    很多人在震惊过后,眼中流露出浓浓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灵玉!还有没有出价比这更好的!”

    那位短须老者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,高声大喊。

    在确定没有人再出价后,他宣布那件圣王器物,被叶汐拍得。

    场内,依旧是一片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白皓白柔兄妹看直了眼,他们平时购买一些物品,也多是以极品灵石结算的东西,至于灵玉,接触得还真不多,就算偶然被族中长辈赏赐,也最多就几百上千的数量。

    而叶汐一出手,就是二十万灵玉,眼都不眨一下,让他们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大手笔。

    赵婉性子比白皓兄妹更稳重,此时虽极力地让自己保持镇定,但眼神却是闪烁不定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灵玉啊!那些小型的圣人门派和家族,全部的家底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么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算是开了眼界了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眼神狂热,有些是看那堆灵玉,而更多的则是在看叶汐。

    那神态,就像是在打量一只鲜美的肥羊。

    叶汐根本懒得理会众人,收起了那圣王器物之后,懒得再在易宝楼待下去,起身就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在经过赵婉身边时,她脚步顿了顿,低声道“你胸口挂着的那吊坠,最好还是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赵婉愣了一下,完全没有想到叶汐会和自己说完。

    “为、为什么……”她伸手摸着自己那蓝色吊坠,神情满是疑惑和不解。

    如果是之前,叶汐和她这么说,她一定会立刻警惕,怀疑叶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不过在看到叶汐挥金如土的大手笔后,她倒是不觉得对方会打自己吊坠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这吊坠可是神兵,乃是婉儿姐姐的师尊赏赐给她,帮助她修行的,为什么要让她扔掉?”白柔也迷惑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对于他们而言,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宝贝。

    叶汐看着赵婉,淡淡说道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戴上吊坠后的这段时间,你虽然修行进展大大加快,但应该会时常感到心烦意乱,心神不宁,甚至有时候还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?”

    赵婉脸色猛地一变,吃惊无比“你怎么会知道?”这是她最为隐秘的事情,为此她还去请教过师尊,可就连已经修成高阶圣人的师尊,也没能找出缘由。

    。